188bet 恒大
您当前位置: 迅球体育>> 新闻>> 足球>> 国际足球>> 英超
范佩西专访完整版:我放飞去吃都吃不胖 曼联有我一辈子的朋友
2019年01月23日 01:50:00 来源:迅球体育 浏览:1825 次

这是一场无关紧要的热身赛。费耶诺德4-2战胜卡尔斯鲁厄,来自荷兰鹿特丹的俱乐部派出的大部分是替补球员,对手只是德国三级联赛的第二名。然而,罗宾范佩西的出场,保证了这仍然是一场值得观看的比赛,他有两个进球一个助攻,特别是还有一个美妙的表演:一记第一时间不停球凌空长传,跨越二十多米准确地到达了左边锋艾尔汗库里。在马贝拉足球中心的看台上,德国的球迷也顿时热烈鼓掌,他们为能再次看到这位荷兰超级球星的现场表演而高兴。

范佩西作为球队队长出战对阵卡尔斯鲁厄的友谊赛

这是范佩西真正的告别巡回赛之前的最后热身,周六在兹沃勒,最后的半个赛季将正式开始。想要亲眼看到罗宾范佩西在球场上表演的人必须要抓紧了,因为,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了。"我的职业生涯很快就要结束了,"在马贝拉训练营,范佩西在和记者的长谈中这样说道,"我能平静地走向这一刻。""

正接受专访的范佩西

问:"这种感觉是不是就像有一名前球员曾经说过的那样:在某个早晨你醒来的时候,你内心忽然确定,是时候停下来了?""

范佩西:"对于很多球员来说可能是这样,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个很漫长的过程,是一个念头慢慢增长,逐渐占据了上风。这当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,额,停止踢足球。一旦决定就无法再反悔了,你只能退役一次。我的一位好朋友上周和我说,退役感觉就像是人生经历了一场小危机。我说的是维迪奇,他同时也给了我富有智慧的建议。我们在曼联成为队友,那时候就彼此很投缘。上周我们两家人在迪拜一起度假,他和我谈了他退役那段时间的体验。他说,你必须成为你自己人生的教练。他这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。

不只是在场上 在私下范佩西和维迪奇的关系都十分密切,两人是一辈子的朋友

维迪奇和我走过的人生轨迹非常相似:童年的时候,我们都正常上学,但都觉得踢球非常有乐趣;从某个时刻开始,我们进入职业球队的青训营,兼顾学业和足球;长大一些之后我们都更进一步,踢进了职业一队。从那时候起你生活在一个由各方面人员组成的专业团队当中,一切都是高度职业化的。球队经理会告诉你什么时间吃饭,在哪儿上大巴,什么时候该做什么,而一切到了那个时间就会准时发生。这其实是非常奢侈的一种生活,一切都有人为你安排好了、准备好了。

举个例子:在训练课之后,你把你的脏衣服放在酒店房间门边就可以了,自然有人会拿去清洗,并给你换一套新的放在那里。这一切很快就要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。当然,在家里我不会把脏衣服丢在门边,我能很好地自己用洗衣机处理它们。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,你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很多事情随着退役将会改变。就说度假吧,十七年来我很清楚:我有四周假期,你很期待它的到来,也很明确到哪个时间你必须归队报到。今后不会再有人告诉我需要什么时间回来报到了,不再有第一堂训练课在那里等着我回来。""

13岁的时候 范佩西就进入了费耶诺德青年学院

问:"你内心深处会仍然有个声音在说,我并不想退役吗?""

范佩西:"额,并没有。不过我也并不期待那一刻。我是一个活在当时当下的人,不过在我内心深处,我对我作出的这个决定感觉是良好的。""

问:"你的身体此时此刻是健康的吗?""

范佩西:"是,我目前的感觉比此前一些年要更健康。我必须感谢费耶诺德的工作团队,因为我很长时间以来,第一次有一个完整的、良好的季前准备。阿诺菲利普斯和雷尼丹勒伯格,我们的体能教练和物理治疗师,为我编制了一个量身定做的训练计划,他们允许我和其他球员有所差异,单独地完全遵照这个时间表来训练。通常来说,很多教练会觉得你必须能够跟随集体的节奏来训练,不能有任何特殊。而现在我被允许按照自己身体的节奏来建设,这使得我在本赛季初能够保持健康地连续完成一系列比赛。我真的很喜欢这次季前准备,结果是我健康地踢了12场比赛。然后我小腿受伤了,但就在冬歇之前,在对海牙和乌得勒支的比赛中我再次踢了80分钟。目前我身体状况感觉都很好,没有任何伤病困扰的感觉。""

在阿森纳、曼联时期 范佩西就多次被伤病所困扰 一度被球迷戏称为"玻璃人""

问:"很快你就要摆脱这种永恒的战斗了,我指的是每时每刻忙于保持身体状态,为了能踢下一场比赛。""

范佩西:"是的。但说起来也很奇怪,上赛季我遇到的问题比这赛季要多得多。那时候我早上醒来的时候,立即就能感觉到脚踝不舒服,我需要伸手去揉捏它,慢慢伸展,看看是不是一切都还好。你说得对,如果下赛季我醒来的时候,感到膝盖有点疼,我不必再担忧周末我到底能不能上场了。不过,我也并不知道到那时候,这给我的会不会是一种解脱感......我真的不知道。我喜欢很多运动,我计划退役之后要逐项去练习。我喜欢网式足球,真好玩。乒乓球,棒极了。我也热爱保龄球,我还喜欢在室外打高尔夫,那是种自由自在的感觉,平滑的草地,远离手机打扰....

身为"女儿奴"的范佩西一有空就会陪家人去游玩 在未来退役之后能多给时间陪家人

我踢足球这些年,平时也一直在玩这些运动,但我随时注意有所保留。例如打乒乓球,角落上的球我就由它们去,我不会去扑救的。如果我太用力了会有受伤风险的,我得避免这个。但如果你想真正打好乒乓球的话,你必须全力以赴,每球必争,精神和身体一起去拼。我和顶级球手打过,不到半小时我就被打成渣了。我一直好奇如果我能全力以赴的话,能做得怎么样。我希望自己今后能练习这所有的运动,不再有障碍。""

问:"你退役之后不会有‘黑洞',是这样吧。""

范佩西:"不会,不会不会。我担心自己恐怕都没有时间给什么‘黑洞'。当我睡醒的时候,我的两个孩子已经等着我送他们去学校了,那好,马上起床送他们去。我的生活将可以有不少围绕着他们的时间表来安排。当然我也会有时间做我自己的事情。""

问:"你会不会像不少球员那样,退役后成为电视机里微微发胖了的评论员?退役后你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了。""

范佩西:"是的,不过发胖好像对我来说从来不是一个问题。就例如最近这次休假吧,我吃了不少东西,放飞自我地吃了,假期嘛。美味的寿司,鸡肉加好多芝士...总之我把出现在我面前的所有东西都吃掉了。我去迪拜的时候是78.8公斤,而我回来的时候是77.8公斤...哈哈哈。当然我在那里也锻炼了,不过这仍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。我度假的时候体脂比是百分之4.1,而现在是百分之4.8。我想我这方面可能要感谢父母吧,运气比较好,基因使然。我自己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,当我什么都吃的时候反而体重减了1公斤。""

回归费耶诺德后的范佩西还是那样意气风发

问:"不过你也知道,退役之后,运动员的那种健康很快就会消失了。""

范佩西:"足球意义上的健康,它将消失,是的。最近我和范尼斯特鲁伊聊过天,他身材看上去依然很健美,不过他对我说,‘我身体很健康,但不是足球意义上的健康。'我明白他的意思。范博梅尔也是,还是老样子。不过也有一些球员,退役之后就会体重增加。我想这有基因的因素,有锻炼的因素,也有一些运气成分。""

问:"踢了17年的顶级足球,你会觉得有些累了吗?""

范佩西:"17年是从我作为职业球员首秀算起,而如果你看更完整的画面,把在精英队和费耶诺德队青训也算上的话,我围着足球转已经30年了。不过你说得对,只有在最高水平的职业比赛里,你真正感受到足球运动的强度。我现在回望我在英格兰的那些年,真的是负荷挺重的。生活就是不断地重复这一切:不是在比赛就是在去比赛的路上,坐飞机或乘车,回来后做赛后恢复、训练、每天晚上才回家,然后就是下一场比赛......塞尔吉奥阿奎罗时不时会被腿筋困扰,如果你日复一日这样生活,这并不奇怪。你就像每天在走钢丝保持平衡。最近我看了利物浦和阿森纳的比赛,那种激烈的程度,无疑是超常的。然而几天之后,我又看了利物浦和曼城的比赛,那场比赛更高速更激烈。我现在回望时会疑惑我自己是怎么走过那些年的,那么多个年头持续这种过山车式的生活。""

在阿森纳时期的范佩西曾叱咤海布里

问:"是否退役也是一种休息,当一个足球运动员已经获得了他所想获得的一切?你获得了吗?""

范佩西:"诚实地说,我从来没有把奖项当作我的目标。当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梦想过我能获得如今获得的一切。我那时的梦想是能进入精英队一队,或者更好的话能进入费耶诺德一队踢球,这就几乎是我那时候的终极梦想了。直到我费耶诺德青训时期完全结束之后,才开始有了更多的想法。""

问:"大家都认为你是费耶诺德青训有史以来出品的最佳人才。那时候在壳牌青年锦标赛中,你被选为最佳球员,当然不是凭空得来的。""

范佩西:"是的,但你说的这是我在费耶诺德a1预备队的时候,也就是现在的u19。但我也曾经有过很糟糕的年头。我在b1业余队的时候,几乎有一年状态不好踢不上球。事后发现是因为我体内有pfeiffer氏综合症的病原体,它让我经常感到疲劳。我想说的是,我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很挣扎的阶段。""

问:"尽管如此,当我们回访当年的情况,说到少年范佩西,大家描绘的形象,都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男孩,总想和周围水平最高的男孩竞争,不论是费耶诺德u15的那个巴西男孩,还是荷兰国家队u18时候的范德法特。""

范佩西和范德法特都曾是荷兰国家队当中的绝对主力

范佩西:"这没错,但现在我觉得,人生很多时候,运气还是会扮演重要角色。当我的pfeiffer氏综合症问题得到治愈后,我在b1职业队里度过了美好的一年。那时候我本来应该再次回到a1队,但当时我不想,我想转到b1职业队,因为你不能从a1直接进入费耶诺德一队。问题是那时b1有一个巴西男孩也是踢10号位的,抱歉我现在忘了他的名字了。只记得是一个巴西籍白人男孩,他非常棒,不可思议。技术上佳,身体强壮,在那个时候哪个方面都比我强。我那时候也和费耶诺德很强硬地谈条件,我说如果我不能转到b1踢球,我就要转去鹿特丹斯巴达了,或者别的什么队。费耶诺德有点勉强地同意了让我转到b1,但我一直坐在板凳上,出场顺位在哪个巴西男孩之后。他踢得真的很好。我每周在板凳上看着他踢球,并觉得自己可能作了错误的选择。直到有一天,那个男孩忽然不得不回巴西,因为他的劳工许可证出了问题。然后我的机会到来了,我不断上场,不断进球。我觉得这是种运气。那时候,和我同年纪的不少男孩已经进入费耶诺德一队了,leonardo,ebi smolarek,said boutahar,glenn loovens,rene vandieren,gill swerts...所以说那些说我一直是青年队中最优秀的一个的说法,其实并不正确。""

曾经的范佩西差点迷失在鹿特丹 但是上天让他不断地锻炼自己

问:"但后来证明你是的。""

范佩西:"我会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。的确,在某个特定的时刻,一切进展很顺利。在主场对罗达jc的比赛里,当时的主教练范马尔维克给了我首秀的机会,在对维特斯的比赛中,我得到了第一次首发的机会。那时我觉得已经得到得够多了。而那个星期四,我们将在欧联杯踢苏格兰流浪者队。那场比赛赶上jon dahl tomasson禁赛,smolarek当时状态不佳,leonardo受伤了,所以教练对我说:‘罗宾,你将会首发'。那时候我甚至还没有俱乐部的西服套装!我穿着我的训练服套装去的球场。那场比赛我们踢得很好,3-2赢了,我也很好地通过了考验,从此获得了更多机会。但现在我觉得,其中有不少运气成分。是因为有三个男孩那时都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出赛,才成就了我的机会。""

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依然是费耶诺德的孩子

问:"然后时光飞逝,你经历了很多事情。""

范佩西:"是啊。我还能那么清楚地记得那个阶段的一切,而现在回头看随后发生的一切,我所达到的一切,让我感到很自豪。荷兰国家队射手榜第一位,在我心中这是个了不起的荣誉,尤其是考虑到我起初多年是踢边锋,前40场比赛我只进了7个球。""

问:"哪个在你心目中分量更重呢,是奖项,还是你对年轻球员的激励?理查德莫尼兹说,他经常给球员们播放你的阿森纳百球dvd。""

范佩西:"这对我绝对是种珍贵的赞美。在训练中我也注意到,队友们不会对我作出某些铲球动作,当球落在我和他们中间,他们会让球给我。甚至争球总是全力以赴的托尼维赫纳,也会在和我50对50机会的对抗中收回他的腿。这背后是种尊重,很美好的东西。""

问:"刚才有人问起你,你说你不需要告别赛,不论是在荷兰国家队,还是在费耶诺德。为什么呢?""

范佩西:"如果要我实话实说的话,我觉得绕场告别,告别赛这些仪式,有种刻意强求的感觉。【原话是i think it's all a bit forced,我不知我这样翻译是否准确。】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已经受到足够多的关注了。我说过,从原则上说我永远不会主动告别荷兰国家队,即便现在我已经清晰地知道我职业生涯的终点就快要到了。但我只是认为这是个简单的道理:你永远不想和国家队说再见。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,有美好的时刻也有不那么美好的时刻,所有人都已经见证了这一切。我从来不敢梦想我能在国家队踢102场比赛,打进50个进球,和国家队、俱乐部一起去到世界各地......我觉得,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就是我的告别赛。""

曾经的荷兰国家队队长 已成往事

问:"但现在你的最后一场国家队比赛是客场对法国,一场0-4的失利。""

范佩西:"事实就是它本来的样子。我并不需要一个童话故事式的告别。我们0-4输了,是这样,但这只是我整个国家队生涯中很小的一部分。或许我过于现实了些,但我确实觉得我不需要专门再踢一场告别赛。实际上,我从来无意寻求关注,我的性格里没有这种东西。有的人喜欢聚光灯,我觉得低调更好。当然,我在聚光灯下也经常做得不好。我现在认识到,2012年欧洲杯期间我应该用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,那时候我没有接受你的采访。那时候我忙于阿森纳到曼联的转会,那是个敏感的事务,我当时希望保持私密。欧锦赛之前,我需要在电视上的vi节目接受wilfred genee的采访。我告诉他如果他不问我关于转会问题的话,我愿意参加。我说这是我的私密事务,请尊重这一点,别问这个,他说好,没问题。你猜怎么着?他还是提出了这‘最后一个问题',哈哈。在锦标赛开始之前还有几次媒体的采访,每次都发生同样的事情,总是有‘最后一个问题',而我们都知道那是什么。在那时候我感觉很尴尬,所以我决定拒绝所有媒体的采访。现在我明白了我不能那么做,这是不公平的。那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而坐在家里电视机前的观众,希望听到他们的前锋说点什么。""

问:"你现在能面对2010年世界杯决赛失利的回忆吗?""

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 小白加时赛上的一剑封喉让荷兰人再度错失大力神杯

范佩西:"坦白地说,我再也没有看过那场比赛的影像。每当我偶遇关于它的碎片,我就会回避它,迅速让自己切换到别的频道。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那种机会,我们曾经如此接近,直到比赛第116分钟......我到现在也能清楚地记得每个细节,我们本来应该得到一个角球但裁判没有给,然后他们得球发起进攻,随后就是那个进球。我们本来也可能更早进球的,后来每个人都谈论阿尔杨罗本对卡利利亚斯的那个单刀机会,但其实我们还有一些绝好的机会,例如有一次角球落在马泰森的脚下...作为一个球员你赢得世界杯的机会基本只有一次。2014年在巴西我们也很接近,点球输给了阿根廷拿到第三名,但还不像南非世界杯那么接近。我注意到,此时此刻,当我和你谈论那场比赛时,我内心深处仍然是很不舒服的,有哪里感觉不对劲。""

还记得14年世界杯首场比赛 范佩西的"鱼跃冲顶"帮助荷兰队扳平比分

但他们却在对阵阿根廷的半决赛当中倒在了点球大战

问:"对剩余的职业生涯你还有什么期待吗?""

范佩西:"享受足球本身,然后帮助年轻球员成长。我希望能分享我的经验,我认为足球世界里就应该是这样。在我自己年轻时,年长的球员也是这样对待我的。不论是博格坎普、亨利,还是皮雷,还有很多名字。我向他们学习,通过向他们提出各种问题,更通过用自己的眼睛看他们是怎么做的。我在阿森纳最初的阶段,所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扫描一切。皮雷在场上怎么作出选择?永贝里在干些什么?亨利怎么选择他的位置?我看着博格坎普不断在中前场移动,我想:天啊,多么高的水准,我也想到达这个水准。我还记得和阿森纳预备队一起踢了一场比赛。皮雷刚刚伤愈,所以参赛找状态。有一次他完全回到了左后卫位置,而我也回到了中场,我们连续四次二过一配合,完成了一次射门。那个球没有进,但那是真正的足球。那时候,我正处在作为一名球员从量变到质变的边缘。在过去,我总是忙于我自己的表现,在场上希望有个人的闪光举动之类。而通过和皮雷的这些配合我意识到,并不是只有靠个人单打独斗才能创造机会,机会也可以通过配合、通过像永贝里那样的跑动被创造出来。在阿森纳的初期我学到的东西真是太多了,我也希望能把这些东西再传递给年轻一代球员。""

对于费耶诺德的球员来说 在外闯荡了多年的范佩西对于年轻球员来说是一份宝贵的财富

问:"那你必须得成为一名主教练。""

"当时当下这还不在我的日程之内。退役之后,首先我会和足球拉开一段距离,我首先希望享受不一定要做什么的那种感觉。看上去会是有些兴奋和有趣的体验,看看我会处理得怎么样吧。在那之后,我希望会在足球界做点什么,不管是什么角色。不过成为一名主教练.....那是个压力非常大的工作,你知道的。如果你想像瓜迪奥拉那样,你必须日夜为此忙碌,沉浸其中。我是否想要体验一下三连败是什么感觉?到现在,我已经多年在持续的压力下踢球和生活,我不知道将来主教练这个角色是否适合我,不过现在我不排除任何可能性。""

问:"但是,难道不正是因为沉迷于这种‘毒瘾',你才会成为一名顶级球员吗?""

"是的,但作为球员,你能直接影响和改变比赛。作为一名教练则是间接的。在某些重要的时刻你有劲儿使不上,你只能把命运交给球员,依赖他们的灵光乍现。""

问:"确实,当有些传奇球员成为主教练,王冠会掉,就像马可范巴斯滕曾经经历过的那样。""

"嗯,神秘的魔力会消失,当你作为一名主教练,如果你连输几场比赛就可能很快失去一切。你会成为众矢之的。再说一次,主教练是个很困难的工作。我会不会喜欢这个角色?我会成为一名主教练吗?这对我来说,都是未来再去操心的事情,不是现在。""

或许在未来 范将军有望以教练的身份回到绿茵场

问:"但如果考虑你所拥有的经验和足球知识,难道你不是肯定会留在足球世界里吗?""

"哦,那肯定是的。我永远无法让自己真正远离足球。我现在仍然密切关注欧洲所有顶级联赛的即时排名和比分,我每天都要刷相关新闻。当曼城和利物浦比赛的时候,我正在度假,但我忍不住不停地刷新比分。这的确是我的一部分。我的儿子也在费耶诺德青训踢球,也狂热地喜欢足球,但他还不像我这么强迫症。我觉得他这样挺好的,他还是个孩子,应该尽可能长地生活在孩子的世界里,要珍惜这个,因为大人的世界稍后总会降临。""

问:"你为他计划好了下一步吗?""

"你永远无法预计未来,我觉得他爱这个运动,这就够了。我觉得很有趣的是,我在他身上清楚地看到作为足球运动员的我的影子,或许他看多了我比赛受我影响吧。不过当你看到一个12岁的少年观察周围的情况然后迅速地作出选择时,这是种值得一提的能力。""

问:"你担不担心你的姓氏会让他背负沉重的压力?""

"嘿伙计,他完全没这个压力。在这个问题上他是一只‘冰兔'。因为他想要成为一名职业球员,所以我问过他这个问题:‘沙奎尔,假设你真的成为了职业球员,你希望背上印什么名字呢,是shaq,shaqueel,还是van persie?你可以选择你自己想要的。'他反问我,‘你希望我印什么?'我说,不,那是你的人生,只有你才有权选择。他说,‘我背上肯定印van persie,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姓van persie?'另外,我女儿现在在学习骑马和曲棍球,孩子们的选择使得我们家庭时间表非常忙碌,但不论是在伊斯坦布尔还是在鹿特丹,我很难送我的孩子们去训练,这让我很遗憾。我也无法经常到现场去观看他们练习和比赛,不过,这个问题很快就不再是问题了。""

"谁敢横刀立马?唯我范大将军!""

分享到: